相关文章

上海虎头物流公司长途搬家打包红木家具打包

上海搬家“贵重物品费、家具拆装费”

按照约定的时间,这家公司派来一辆厢式货车,但细心的丁雅琪很快发现,车身并没有任何公司标志,两名工人也没有身着统一服装,完全不像之前所标榜的“专业规范”。另外,自己明明已经在电话里把搬多少、搬到哪儿等情况说得很清楚,可来的工人却一无所知,这也让她心里犯嘀咕。

“你这东西太沉了,不好搬,得加钱,一人100。”刚把行李搬上车,工人便坐地起价,丁雅琪很窝火,但苦于势单力薄,也不想再折腾,只好认栽。等到了新家,该往楼上搬的时候,工人又表示“车开不到楼门口”

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市场上的搬家公司鱼龙混杂,单单是公司名一项就让消费者犯晕。以许多人熟知的兄弟搬家公司为例,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居民家边,用“某某兄弟”或者“兄弟某某”命名的搬家公司就多达数十家,实际规模相差甚远。

前不久,家住浦东区后现代城的单身姑娘丁雅琪(化名)打算搬家。虽说距离甜水园附近的新家不过四五公里,但考虑到有家具,她还是决定找搬家公司来帮忙。

丁雅琪并不相信街头张贴的小广告,而是特意到一个大型分类信息网站上仔细搜罗。在搬家类别排名前20的“种子选手”中,她根据描述信息筛选出一些“看起来比较大”的公司,然后逐个打电话过去问价钱。为了让报价尽可能准确,她早已将家当清点完毕:7个箱子、12个袋子和3件家具,并主动告知对方。权衡之下,一家承诺“400元全包”的公司“脱颖而出”。、“得爬三层楼”,各种理由算下来,还得再加200,否则不卸货。

眼看着价钱从最初的400一路飙升到800,丁雅琪气得直跳脚,而翻了番的搬家费,也没能换来东西的完好无损。“搬运过程中几乎没做什么保护,家具都有不同程度的划损,但对方态度很拽,就是不赔。”丁雅琪原本想要投诉维权,可想到事先没有签合同,过程中也没能留下证据,最终不得不作罢。

被搬家公司“忽悠”的远不止丁雅琪一人。刚刚从丰台搬到海淀的林宇(化名)清楚地记得,对方在前期沟通时一再保证“一口价,中途不加价”,可搬到一半,“贵重物品费”、“家具拆装费”、“楼层费”等七八个名目便一个个冒出来,原本1200的报价也随之飞涨到3000,“如果不让他们搬,还得要空驶费,那不成白给了嘛!”经过一番理论,林宇把价钱压到2500。工人走后没多久,他发现两瓶珍藏多年的好酒不翼而飞,于是立即打电话追问,结果对方一口咬定没见过。无奈,林宇只好吃了“哑巴亏”。

相声演员张战波同样有着类似的遭遇,他在微博上吐槽了自己的搬家经历:几年前一次搬家曾遭遇现场加价,昨天又有几宗大物件需要搬动,己力难为,叫来搬家公司,一进门,他们没开口我看他表情就知道又要加钱,心想加个三十五十认了,哪知道,一件就要加保险费50元,光是所谓的保险费,就是事前说好的搬家费的好几倍!

在楼层费方面,无电梯的低楼层多以每层10元为主,随着楼层升高,每层费用会增加到20元甚至更多。车辆无法停靠到位时,搬运距离超过10米之后每米加收2元。而200立升以上冰箱、32寸以上电视、滚筒洗衣机、健身器材、保险柜等,则会根据尺寸额外加收50到200元的贵重物品费,高档瓷器、古董、字画、鱼缸等,往往需要客户自行另上保险。

而在消费者最为关心的价格方面,一些相对正规的大公司通常会在网页上详细列出各项收费标准。在消费者致电咨询时,工作人员会根据搬家时间、楼层高低、有无电梯、距离远近、家具多少、是否需要拆装、有哪些贵重物品等情况进行报价,各公司所执行的具体标准并不相同。

以载重量2吨的厢式封闭货车为例,尽管起步价普遍都在300元左右,但有的公司会根据搬家地点所在的环数分出不同档,有的则根据搬家时间,加收50到100元不等的晚间服务费或周末加班费。而对于晚间的界定,也不尽相同。